创新方法呼唤辩证法
―科技日报连载
洪允楣
 
萃智(TRIZ)的创始人阿奇舒勒说:"我们的思维,就应该正确地反映……这复杂的、活动的、辩证发展的世界。"这是发明方法应该具有的哲学观点。他在呼唤辩证法。
 
在技术性活动中,发明创新含有最复杂的辩证运动,充满了技术要素和思维要素的矛盾冲突和演变转化。
 
发明思考过程是从已有技术和常规思考出发的一次飞跃。在进行发明过程之初,创新者运用已有知识和常规思考对课题进行分析,如需求分析、功能分析、因果分析等,这些分析是十分正常的。然而,分析的结果出现了矛盾,不少矛盾十分"奇特",甚至"逻辑荒谬",常规思考和已有技术并不十分完美,无法解决这些"逻辑荒谬"的问题。于是,当头脑里出现激烈斗争时,创新者感到左右为难。
 
在萃智发明启示的帮助下,创新者萌发新的发明想法。在新的发明方案中矛盾得到解决,"逻辑荒谬"被克服,技术事物从"不正常"达到了新的"正常"。因此,发明想法是对已有技术和常规思考的否定和超越,也是对原有"自我"的否定和超越。发明方案将部分地或全部地否定或修改发明前分析的需求质量关系、功能结构关系、功能间的因果关系等。
 
所以我们说,发明意味着自我否定和超越,萃智的发明启示是自我否定的有力武器―――这个否定不是消极的"无为",而是能动地说"不"。它将引发一波又一波的技术创新浪潮。萃智正是致力于推进技术创新的这种辩证运动。
 
萃智中有"物理矛盾"的概念,它指研发课题要求某一要素具有完全不同的一对物理特性"A"与"非A",例如要求某一物体既导电又不导电。人们通常会认为这种课题要求是不合逻辑的,是荒谬的。对于物理矛盾,萃智的发明启示是:建议人们去分析是否可以"在空间上分离""在时间上分离""按不同条件分离"……例如,特定气体在一般条件下是非导电体,在高静电压条件下电离成导电体。这样看,课题要求的完全相反的物理特性是可以实现的,是不荒谬的。
 
上述认为"荒谬"的认识是由于没有认真分析复杂的世界。客观世界中的物质不仅仅有铜、铝等典型的导电体,陶瓷、一般玻璃等典型的非导电体,而且有半导体和惰性气体等在一定条件下电离的物质。如果把头脑封闭起来,不面对复杂的世界,就会陷入"既A又非A"的逻辑荒谬之中而不能解脱。这种自我封闭来自形式逻辑的习惯―――在推理过程中,概念形成后不再回到具体实际。这种习惯成为现代科技人员中常见的一种思维定势,可称为"逻辑封闭"定势。萃智的上述几个"分离"启发人们遵从辩证法,把大脑向复杂的、动态的世界开放,认识到课题要求的相反的特性发生于不同的空间、时间或条件,则形式逻辑的荒谬难题迎刃而解。这个例子还说明,用辩证观点来看世界所得的结论在形式逻辑上也是最完美的,而按照形式逻辑习惯产生的脱离现实世界的看法反而可能在形式逻辑上自相矛盾。
 
在技术创新中,思维定势的内容随历史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古代人类只有很少的科学知识,对世界形成迷信或半迷信的认识,产生一种思维定势,较难克服。那时在技术创新中普遍采用盲目试错法。工业革命以来,人类进行了空前规模的技术创新,开始时仍较多地依赖盲目试错,随后科学逐步进入技术活动,人类的创新探索逐步提高自觉性。二十世纪号称为科学世纪,经过系统培训的工程师大批涌现,他们具有良好的科学技术知识基础,科学对技术的指导作用大幅度提高。这种情况是对以盲目试错为代表的古代观念的否定。
 
然而,已经出现的科学技术知识和经验在工程师的头脑中形成了另一种思维定势,可称为科学技术思维定势。"逻辑封闭"定势是其一部分。
 
萃智发明启示的内容既然是克服思维定势的武器,其内容必然与思维定势密切相关。萃智中内容丰富的发明启示和克服思维定势的手段,实际上反映了科学技术思维定势形形色色的表现。这是萃智对技术创新心理学的一个贡献。
 
萃智提供了空前丰富的发明启示,帮助工程技术人员解决矛盾。它提供大量生动的事例,可用于工程技术人员培训。参训者们从培训案例中看到许多困难的、甚至荒谬的矛盾都得到了解决,使人们在面对困难或荒谬课题时不但不气馁,反而很有信心。研发课题的要求越是显得荒谬就越是千方百计地运用萃智发明启示去探求解决方案。这种现象不妨称为一种"高级条件反射"(不同于巴甫洛夫发现的生理现象)。那种认为荒谬的看法本来来自思维定势,经过萃智培训后消极的思维定势辩证地转变为积极的"迎着困难上"的发明意志,可谓"化害为利"。萃智的这种创新方法具有其独到之处。此外,上述"自我否定"包括克服思维定势,显然必须由创造者来进行。所以萃智宣称不代替人的思考,它只帮助人进行思考,在寻找解决方案的过程中引导创造者的思维,使之找出更高效的创新解决方案。
 
萃智的发展约有六十多年历史。在相当长的时期中,它朝气蓬勃,具有一往无前的发明精神;它埋头苦干,进行了大规模地"普查"式专利文献分析,提炼得到大量发明启示,提出了一系列崭新的发明方法概念。近二十余年来,萃智进入了一个高原平台期,萃智的内容进一步发展,空前丰富。我们认为,现在应该进一步发扬萃智的发明精神,分析消化萃智丰富的内容。我们期待,萃智将走上一个新的质变过程,学习和运用辩证法的思想将促进和加速这个过程。当然,学习和运用辩证法不应重蹈过去搬弄哲学词句、夸夸其谈的覆辙,用得好不好以其实际效果能否得到广大科技人员的认同为标准。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期待辩证法学者以"创新方法的发展"为研究课题,同时期待研究创新方法的人多学习一点辩证法,为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萃智创新方法学体系、推进我国的技术创新做出自己斗罗大陆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