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与技术创新
——强国梦想从创新开始

史博嘉 亿维讯同创技术专家
 
随着美国次贷危机的展开国际经济形势不断恶化。很多人都在问:经济危机会不会到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摆脱当前的危机。各种纷繁复杂的经济数据让我们无所适从,很难发现问题的本质,现在让我们尝试从技术发展的角度来看待美国的金融危机和世界未来的经济形势。世界的发展始终伴随着技术的进步,最终是技术推进了社会的发展,下面我们从技术的角度来看一看金融动荡与未来经济衰退的本质。
 
1、这次危机不同以往,是对六十年经济发展的修正,不可等闲视之
 
1945年,在日本爆炸的原子弹,结束了二次世界大战,同时也宣布了爱因斯坦相对论及量子力学的成功应用。在之后60年的发展中,随着量子力学等基础学科的发展,促使人们对时间、空间等概念重新认识,同时也推动了计算机、通信、互联网、航空航天等领域的发展。随着技术的进步,交通工具的发展我们活动的空间范围更加广阔;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我们不必手画图纸,极大的提高了效率;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整个世界被联系在了一起。但发展到今天,我们发现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一个新兴的工业,新的产品可以像计算机、汽车、手机一样带给我们生活上的明显变化,刺激消费。因此这次危机是物理学革命后,对技术发展推动到了一定瓶颈期的表现。
 
在技术系统进化的过程中,进化一般都要经历四个阶段:婴儿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当前的技术发展已经进入成熟期和衰退期,如果我们能在现有技术上寻求突破,我们将赢来另外一个高速成长期,但如果不能,将不可避免的进入衰退期。从技术角度,我们也可以发现,只有新技术的诞生才会真正驱散经济衰退的阴云。
 
2、中国当前面临的问题
 
中国还处于全球价值链分工的低端,制造业水平总体上还不高,创新能力较弱,自主核心知识产权少,跨国经营企业和国际著名品牌少。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在于,我们的科技实力薄弱,缺乏创新能力,因此我们产品和竞争对手的产品缺乏差异化,产品附加值低,这也造成我们只能靠降低价格来求生存。
 
2006年,美国制造业增加值率在40%以上,而我国的制造业增加值率只有26.2%。我国是制造大国,但还不是制造强国。制造业附加值低的原因在于缺乏核心技术和自主品牌。另外,高能耗、高排放的劣势明显。中国的制造业正在飞速地发展,同时制造业企业也付出了高能耗、高污染等代价。与美、德、日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单位GDP能耗大、排放大的劣势十分明显。
 
我国GDP 相当于日本的67%,人均GDP 相当于日本的6.5%,但是单位GDP 能耗却相当于日本的近4倍,单位GDP排放量相当于日本的10倍。
 
在未来的发展中,实体经济的收缩是必然的,那么低附加值、高耗能的企业最容易受到冲击,因此,我们面临的环境将不断恶化。
 
3、解决危机的出路必然从创新开始
 
Krugman在《亚洲奇迹》中谈到:如果我们按照会计学的方式去思考经济增长,我们就能够对经济增长过程有更深刻的理解:一个国家人均收入的持续增长只有在单位投入的产出上升的前提下才会发生。仅仅是投入数量的增长,而投入的使用效率未能提高----即使投资再多的机器和基础设施----一定会带来报酬递减;粗放型经济增长的能力必然是有限的。
 
中国在前几年走的粗放的高耗能、低附加值的发展道路已经走到了尽头,我们必须通过创新来提高我们经济发展的效率,从而把我们经济发展提高到一个更高水准。
 
3.1、伴随经济模式的转型创新大有可为
 
进入2008年以后,随着人民币升值和原材料价格上涨,众多企业面临困境,特别是一些中小企业大量倒闭。这些现象实际反映出中国资源消耗与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发展难以持续,中国企业必然要通过提高产品的附加值达到产业的升级。产业升级必然是通过创新来达到的,只有创新才能提高企业效率、提高产品的差异性和附加值。
 
实际上,创新未必是重大的发明,“创新”就是通过对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重新组合,使企业获取潜在的利润。问题的解决在规模、质量和效率上会有很大不同。解决方案有的可能只对现有的技术系统稍加改善,而有的解决方案有可能会对系统带来重大改变,并使其效率发生质的飞跃。创新可以分为五个级别,第一级是简单发明。对系统的某个组件进行量的改变,这些变更不会影响到系统的整体结构。查找解决方案时,并不需要任何相邻领域的专门技术或知识。特定专业领域的任何专家,基本都能找到这一级的解决方案。第二级是小型发明。系统中某个组件发生部分质变,通过与同类系统的类比可找到该解决方案。第三级是中型发明。系统中几个组件可能出现全面变化,而其它组件只发生部分变化。不需要借鉴其它学科的知识。第四级是大型发明。通过其他学科领域知识的启发可找到该级发明中的解决方案。第五级是特大型发明。发明的是一个全新的系统或理论。由此会催生全新的工程领域。
 
我国的企业目前都处于产业链的低端,企业向上提升的空间非常大,并且能够在短时间内看到效益。在产品的创新、质量的控制等方面都大有可为。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自主的创新来完成我们产业的升级,从而提升我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3.2、加强基础研究,等待新的飞跃
 
通过小级别的发明和创新,我们可以快速的提升企业的竞争力,提高产品的附加值,提高我国企业在国际产业链中的位置,但这些提升只能缩小我们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而不能完成超越。如果我们要有大的突破,要获取更高的利润,我们必须掌握核心的技术。
 
我们希望通过“市场换技术”的方法来获得先进的技术,但对于一些核心技术,我们只有靠自主创新。
 
2002年,为建设西气东输工程,我国邀请通用电气、三菱重工业(Mitsubishi Heavy Industries)、西门子(Siemens)等外国公司参加投标,向6家地区性公用事业公司提供23台发电轮机。中国国家计划委员会在标书中提出了技术转让的要求,要求获得整个燃气轮机的图纸,包括轮机旋转片形状的模型和计算公式、旋转片如何在旋转时冷却、旋转片组成部分的化学成分等等。
 
在先进、大型燃气轮机设计与制造技术方面,目前只有美国GE公司掌握,它的涡轮机技术是由其飞机发动机部门和动力系统部门与美国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ergy)共同开发的。
 
最终通用电气赢得了提供13台高级9F燃气轮机的订单。三菱重工业获得了10台订单,遵照合同的部分条款,三菱重工业也同意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技术。
 
根据燃气轮机交易的具体条款,通用电气同意让中国国有企业哈尔滨动力设备公司(Harbin Power Equipment Ltd.)来装配这批轮机。此外该轮机上不太复杂的零部件大多也由该公司生产。
 
通用电气还与沈阳黎明航空发动机制造公司(Shenyang Liming Aero-Engine Group Corp.)组建了合资公司,并将向该合作伙伴转让发动机燃烧系统的技术。
 
通用电气允许沈阳黎明生产燃气轮机内部第二排和第三排旋转片,据熟悉谈判的知情人士称,起初通用电气并不想转让技术。最终通用电气转让了关键的冷却系统的技术图纸和旋转片采用的先进的冶金技术。
 
但中国谈判代表最终接受了通用电气不转让燃气轮机最高级的那部分技术,参与谈判的代表说,包括冷却系统的设计、第一排旋转片以及这些旋转片热保护层方面的技术均不转让。美国的出口条例禁止通用电气与合作伙伴分享这些技术,因为这些技术还应用于飞机发动机的制造。因此通用电气将在本公司位于南卡罗来纳州的工厂生产第一排旋转片,然后将其运往哈尔滨的工厂完成最后的装配。
 
从上面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核心的技术只能靠我们自己研发才能获得。我们应该发挥我们国家的优势,加强高校与企业的合作推动对核心技术的研发。如果下一个“蒸汽机”、下一个“相对论”由中国人创造,那中国就可以真正的超过其他国家,成为真正的强国。
 
4、“危机”也是“机遇”
 
当今世界经济已经从扩张走向收缩,金融危机必然继续深化并影响实体经济。但“危机”对于有准备的人来说就是“机遇”。在整个世界处于调整的时候,也给了我们产业转型的时间和机遇。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必然要有强大的科技作为基础,在未来科技发展中,我们只有掌握了主动权才能有效提升国家的核心竞争力。而科技的发展必须依靠我们自主创新。中国的强国梦想将从创新开始!让我们共同期待下一次“工业革命”从中国开始!

x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