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Z(萃智)理论小品五篇
 洪允楣
 
 
前言
 
各种技术创新方法中,TRIZ(萃智)的发明精神最有力,方法技巧最丰富,辩证法思想星光闪烁尤其难得。20年前TRIZ(萃智)的一种经典作品[1]中译出版,并有创新方法类读物[2]、[3]加以介绍,惜未引起应有重视。近十余年来,TRIZ(萃智)在西方逐渐传播,并成为一些计算机辅助创新软件的重要内容。我国学术界近来也出现TRIZ(萃智)热,在一些高校及企业产生影响,今人欣慰。
 
然而,TRIZ(萃智)目前处在发展的高原平台期,虽然“高”,却有某种滞缓,面临重大挑战。没有矛盾就没有发展,TRIZ(萃智)不应讳言自身存在的重大矛盾。
 
TRIZ(萃智)的可贵本质是什么? TRIZ(萃智)存在的什么矛盾是重要的而不是枝节的? TRIZ(萃智)怎样才能迎来新的发展高潮? ……TRIZ(萃智)小品希望对这些问题进行讨论。问题虽然重要,但小品只能提出零星看法,五则之后将随写随发。小品文体的好处是灵活。
 
[1]阿里特舒列尔,创造是精确的科学,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
[2]赵惠田、谢燮正,发明创造学教程,东北工学院出版社1987。
[3]洪允楣等,工程师思考法—洞察、分析、构思,科学普及出版社,1992。
 
目录:
 
从“发明”的定义引出
TRIZ(萃智)的“诡计”
“提高理想度”,特洛伊木马
见多识广的“超智者”
TRIZ(萃智)的内在矛盾
 
从“发明”的定义引出
 
人们都说“发明就是解决矛盾”。从这个定义可以引出什么重要推论?
 
# 讨论A
 
经过反思追溯事实,我们想起,矛盾分析是在发明之前进行的。所以,上述定义是说“发明就是解决发明之前认识的矛盾”。
 
问:发明之前,我们的认识以什么为基础?
答:a)已有技术,b)常规思路(常规逻辑)。(旁证:在专利制度中,新方案不同于已有技术就具有新颖性,新方案必须超出常规思路才具有创造性inventiveness或非显见性nonobviousness。)
推论:“发明必须否定和超越已有技术和常规思路。”
(旁证:在发明分级中,发明事物与本领域已有技术相比,变化大的就是超越大,级别就高。)
我们不妨将此推论称为“TRIZ(萃智)的否定和超越精神”。于是,我们可以说:
“TRIZ(萃智)的否定和超越精神源于TRIZ(萃智)的发明定义。”
 
# 讨论B
 
问:“发明就是解决发明之前认识的矛盾”与“TRIZ(萃智)注重克服思维定势”,这两句话有什么关系?
答:思维定势的内容正是发明之前的已有技术和常规思路。
推论:“TRIZ(萃智)的发明定义要求注重克服思维定势。”
推论:TRIZ(萃智)的丰富内容贯穿了TRIZ(萃智)发明定义的精神。
 
# 讨论C
 
人们都说,“发明的主体是人”。人们又说,“TRIZ(萃智)注重克服思维定势”。
问:这两句话有什么关系?
浅显的回答:人有思维定势,要克服思维定势才能更好发明。
深入一步的回答:克服思维定势要反思,反思必须由人自己来进行。
推论:“发明应该注重反思。”
讨论的结论:TRIZ(萃智)的丰富内容和反思否定精神都与TRIZ(萃智)的发明定义紧密相联。
 
TRIZ(萃智)的“诡计”
 
阿奇舒勒说:“我们的思维,就应该正确地反映……这复杂的、活动的、辩证发展的世界……。”
 
然而,人们在发明前往往具有自我封闭的思维定势,不能面向复杂的客观世界。
 
例如,课题要求某一物体既导电又不导电。人们通常会认为这种课题要求是不合逻辑的,是荒谬的。然而,客观世界中的物质不仅仅有铜、铝等典型的导电物质,有陶瓷、一般玻璃等典型的非导电物质,而且有某些半导体和气体在一定条件下从不导电转变为导电的物质。因此课题要求的完全相反的物理特性是有可能实现的,是不荒谬的。当人们不能面对复杂世界时,就会陷入“既A又反A”的逻辑荒谬之中而不能解脱。
 
这种自我封闭来自形式逻辑的习惯:概念A、B、C形成后,在推理(如A=B,A=C,导出B=C)过程中不允许回到具体实际。这种习惯成为现代工程师常有的一种思维定势,可称为“逻辑封闭”定势。
 
TRIZ(萃智)解决物理矛盾的“四个分离方法”启发人们遵从辩证法,去认识不同的空间、时间或条件下事物的复杂性,使形式逻辑的荒谬难题迎刃而解。
 
TRIZ(萃智)提供了大量生动的事例,使人们看到许多困难的、甚至荒谬的矛盾都得到解决。于是,人们在面对困难或荒谬课题时不但不气馁,反而很有信心。课题要求越是显得荒谬,就越是要千方百计地运用TRIZ(萃智)发明启示去探求解决方案。这种现象不妨称为一种“高级条件反射”(不同于巴甫洛夫发现的低级现象)。经过TRIZ(萃智)学习,消极的“逻辑封闭”定势辩证地转变为积极的“迎着困难上”的发明意志,见下图,可谓“化害为利”。TRIZ(萃智)的这种方法具有其独到之处。
 
思维定势
学习TRIZ(萃智)
+认真反思
发明精神
发明意志
发明思路
 
物理矛盾概念本身是TRIZ(萃智)的一个发明。阿奇舒勒创造性地“设计”了物理矛盾及四个分离方法,先使人带着思维定势进入困境,然后使人解脱。这样做,使人既破除了自己头脑中的思维定势,又学到面向实际进行发明的方法。
 
阿奇舒勒是否是“故意”引导“逻辑封闭”进入歧途,然后“聚而歼之”呢? 他是否是在玩弄一个“诡计”呢? 若真是如此,人们将感谢他的“狡猾”。
 
辩证法大师黑格尔似乎也很“狡猾”。人们都认为说话不应自相矛盾。哲学家康德看到几种“二律背反”就大惊小怪起来。黑格尔偏要反过来说,矛盾普遍存在,不讲矛盾就没法讨论问题。人们吃惊了,注意了,于是认真地聆听黑格尔深入地阐发他的思想。现在人们都还在感谢他呢。
 
“提高理想度”,特洛伊木马
 
 讨论“提高理想度”,必须先讨论“理想化最终结果”。
 
阿奇舒勒说:“理想化的最终结果是所有可思议及不可思议的解中最好的”,“它仿佛是不存在的第六水平的发明”。它似乎是虚拟的、幻想的、“奇异”的。虽然它有时能够实现,但发明者在通常情况下不会将理想化最终结果真正作为每一个课题的现实目标。
 
那么,TRIZ(萃智)提出理想化最终结果的用意何在呢?
 
先看看与理想化最终结果对立的概念是什么状态。普通工程师的思维定势是“准备为所需的效用付出代价------使用机器、消耗时间、能量和材料”。“他关心的仅仅是代价不要太大”。他自认为“盘算得很‘内行’”,却不去从根本上解决面前的矛盾。他很“现实”,根本拒绝理想化最终结果这一概念,发明的结果却往往水平不高。
 
为了追求理想化最终结果,TRIZ(萃智)提供一系列解题启示,并用大量事例来激励发明意志。
 
TRIZ(萃智)还推荐一定的思考步骤,例如,发明者有时“不知道怎样才能消除矛盾,但总可以表达出理想的答案和想象的理想化最终结果,探明过渡到较好答案的方向”。在TRIZ(萃智)中,“奇异性”意味着用不同于常规技术的方案去解决矛盾。
 
此外,在产生了一个发明方案之后,常常会发现它在某方面不理想。这时,在新的探索过程中,刚提出的方案变成新的现有常规的一部分。于是,解题者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寻求理想的方案。
 
理想化最终结果意味着拒绝按常规思路折衷,并且永无止境。所以,虚拟的概念很有实用价值。
 
现在讨论“理想度”。
 
“理想度”的大意是指一个解的“效益/代价”比值。理想化最终结果的理想度应为无穷大。这个概念与价值工程无关。价值工程不排除按常规折衷,而TRIZ(萃智)恰恰相反。
 
有人批评“理想度”公式,说公式中变量无法计量。其实,有谁会去计量“天才+勤奋=成功”这一公式中的变量呢?这种批评完全脱靶了。
 
TRIZ(萃智)学界中也有人进行该公式的计量。我们不反对运用类似于价值工程的方法,但这不是TRIZ(萃智)。要警惕的是,TRIZ(萃智)联合运用价值工程,不应混淆TRIZ(萃智)与价值工程的原则区别,否则不能得到前